刘纯华:罢宴

中国名人名家

<h1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"><b><font color="#ed2308">罢宴</font></b></h1><p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"><b>刘纯华/文</b></h3><h3><br></h3><h3>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,我经常到两广两湖出差。那些地方尤其是广东一带,由于商业发达,带动了餐饮业的繁荣。富裕起来的人们琢磨吃的要新潮,惟其如此,方显得自己有钱。逐渐地追求吃的奇,吃的怪,吃的惊心动魄成为时尚,形成了什么都能吃,什么都敢吃的社会风气。</h3>

<h3>  有一次,接待我的办事员和处长高兴地对我说:“今天晚上两个一号首长请你吃猴头宴会。”两个人绘声绘色地介绍吃猴头的经过,服务员会将猴子牢牢地拴在饭桌下面,让猴子的脑袋露出桌面,服务小姐会用锋利的刀片剃光猴子头上的毛发,然后用锤子敲开猴头,将滚烫的调料浇到脑浆里,客人趁热用汤勺一勺一勺的吃猴子的脑浆……我听着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办事员还说,有的猴子通人性,看着人,掉眼泪。</h3>

<h3>  是不是这个程序,我不得而知,因为那天我罢宴了。当我被主人带到饭店的时候,确认了是猴头宴,我转身走出包间,说:“要么换个包间,要么换个饭店!”我说的坚决,主人再三劝说无效,只好换了房间。在另外一个房间,我用轻松的语气说:“我只吃玉皇大帝规定的,玉皇大帝没有让吃的,我一概不吃!”</h3>

<h3>  人们问我玉皇大帝有哪些规定,我说:“最初,各种生灵向玉皇大帝报到,玉皇大帝就对牛羊猪驴,鸡鸭鹅说了,你们在人间,要好好为人类服务,人类想吃你们了,要高高兴兴地让人类吃。这些动物都点头同意了。当然,水中动物智商低,也可以吃。”</h3><h3> 那次,陪同人员有十多个,很快就传开了,都知道我是动物保护者,再吃饭的时候,都按照玉皇大帝规定的食谱上菜。</h3>

<h3>  罢宴也不礼貌,有时候能将就只好将就。譬如,经常遇到吃蛇的宴会,服务小姐将要吃的蛇缠在胳膊上,用一把小刀将蛇的肚皮划开,蛇胆要让最尊贵的客人吃,蛇血分给在座的。当蛇胆放到我面前的酒杯里的时候,我就觉得有股浊气迎面而来,蛇,那东西,看着可怕,长相也令人生厌,真正要吃它了,心下不忍。主人把盛蛇胆的酒杯添上高度酒,劝我吃下,说,这东西,明目。</h3><h3> 我找了种种理由延缓吃蛇胆的时间。我的老家有喝羊汤的习惯,羊肉可以吃,羊的眼睛据说也是明目的,主人把羊眼睛给我后,我都是延缓时间,最后用芫荽叶盖住羊眼睛,没吃。关于让我吃蛇胆的事,我也是能拖多久拖多久,说喝几杯酒再说,酒过三巡,盛蛇胆的酒杯倒了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</h3>

<h3>  由于我坚持不吃蛇肉,主人就让我点个菜,作为补偿。我想了想,就点了一个姜炒肉丝。之所以吃姜,是想让姜的辛辣味道压住浊气。自那以后,好多朋友都知道我爱吃姜炒肉丝,几乎每顿都给我点。</h3><h3> 还有一次必须罢宴的,那是在海南岛,主人说今天让我吃外国动物,越南来的。我不知道吃什么,就去了。刚坐下,饭店老板提着一只大框子来了,框子里有一只硕大的穿山甲,老板让招待我的主人检验。我一看,觉着那穿山甲憨态可掬,十分厚道的样子,就觉着今天必须罢宴。</h3>

<h3>  我对主人说:“不吃,坚决不吃!”主人说:“咱们定好的,这东西,大补。”咱不是大官,不能不识抬举,不能颐指气使。但,原则又不能没有,我就说:“我吃了这个,过敏,咱们放过这个穿山甲。吃别的!”</h3><h3> 主人说:“你不吃,别人也会吃,不差咱们这一个,再说了,咱们国家已经没这个了,越南多,是那边进来的。”我让饭店老板先不要做,把穿山甲拿走。我对招待我的人说:“既然你们招待我,得让我高兴才是,吃了我不能吃的东西,我不舒服,何必!”</h3><h3> 那次,自然放过了那只硕大的穿山甲,据说,马上就让另一帮人吃了,心里虽然不舒服,但,我毕竟没吃。</h3>

<h3>  十多年前的那场封城,停工的非典到来时,我曾经呼吁不要再大肆吃野生动物了,要真正做到人与动物共生,和谐相处,无奈咱人微言轻,如大海上落下的小雨点。看着人们肆无忌惮地把美丽的小鸟当成餐桌上的食品,大口朵颐奇珍异兽,心里不舒服,无力回天,无可奈何,只能洁身自好,自己不吃。每每有人劝说我吃那些不该吃的,我就拿玉皇大帝的规定来敷衍。</h3>

<h3>  现在,全国都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,停工,停产,停学,经济损失巨大,据说,源头是人类动了善良的蝙蝠。包括前几年非洲的疫情,也是来自动物,人类不可太能了,不可太过分霸道了,不可太不尊重其他生灵的生存权利了,按照玉皇大帝规定能吃的那些动物足够了,再加上海洋水产品,食物已经够多样了,人类侵犯了动物,自然会得到报复。记得恩格斯有句话,当我们欢庆征服大自然的胜利的时候,大自然已经在报复我们了。</h3>